今天臨下班,忽然看到一條重磅新聞:國際體育仲裁法庭(CAS)公布“世界反興奮劑機構訴孫楊和國際泳聯案聽證會”裁決書,宣布孫楊禁賽八年,即日起生效。

這樣個裁決幾乎意味著孫楊的運動生涯宣告結束。

收到裁決結果后,孫楊迅速在微博上發表聲明,稱感到“震驚、憤怒,不能理解”,并已委托律師向瑞士聯邦最高法院提出上訴。然而能夠上訴成功的機會恐怕頗為渺茫。

對于這個結果,輿論當然一片嘩然,網絡上的議論也呈現極度的分化:多數網民選擇支持孫楊,認為這是西方國家為首的國際運動組織對孫楊不公平的裁決,是對孫楊針對性的迫害。

當然也有部分網友認為孫楊暴力摧毀藥檢樣本容器的做法確實有不對之處,再加上之前曾經有服用禁藥被禁賽的前科,所以敗訴和被禁賽也在情理之中。

關于當日孫楊所謂“暴力抗檢”的過程和是非曲直,在不少新聞媒體上都有詳盡的報道和分析,我在這里就不一一細說了。我也不是這方面的專業人士,沒有足夠的知識作出判斷,唯一能看懂的是:在聽證會上,控辯雙方所爭論的,并不是孫楊有沒有服用興奮劑,而是孫楊團隊和藥檢管理公司工作人員的做法有沒有違反規則。

也就是說,很多人包括孫楊自己在這件事上所強調的“清白”,其實并不是關鍵因素,國際體育仲裁法庭也根本沒有討論孫楊是否有服用禁藥的嫌疑。整個聽證會的焦點,都在資質、流程、資格、程序......這些專業術語上。

老實說,我對孫楊這個人不是特別感冒,雖然他是個很優秀也很帥的運動員,而且也沒有任何證據證明他有服用禁藥,但他一直以來的一些言行讓我對他的印象很一般。

例如他很喜歡有意無意地把自己跟中國直接等同起來,覺得對他有意見就是對中國有意見;

又例如他喜歡把成績和勝負作為最高目標,對奧林匹克精神的理解流于片面——當然這也不是他一個人的問題;

再例如他在處理很多事情尤其是在對外事務上,顯得極為不成熟,像個一直沒長大的小孩——當然這也不完全是他個人的原因......

總之,我從來沒有覺得維護孫楊,和維護中國有什么直接關系,更不覺得一定要支持中國的運動員——我支持中國就好。而中國游泳隊在早年的一些案例也確實讓世界很多國家耿耿于懷,并一直戴著有色眼鏡來看中國游泳運動員。(這些案例都是有據可查,大家有興趣自己可以找找。

但具體到這一次的事件和裁決中,我覺得孫楊是吃虧了。

吃了什么虧?吃了對世界欠缺理解的虧。

在裁決公布之前,我們能在中文媒體上看到很多對孫楊有利的報道,再加上之前曾經避過了一次禁賽,所以很多人都覺得孫楊勝訴是板上釘釘的事,連孫楊自己也是自信滿滿,認為那些歧視孫楊的國家和運動員都會被打臉。

但實際上,即使是之前國際泳聯沒有對孫楊實施處罰,但國際泳聯反興奮劑委員會還是對孫楊發出一系列警告。只是這些警告被國內媒體輕輕帶過,強調的是孫楊又打贏一仗。

而事實上在后來媒體披露的官方報告里,可以看到國際泳聯內部對孫楊的行為也是有極大爭議。

與大部分人的想象相反,一直以來孫楊的形勢并不好

大部分國人包括孫楊自己,都覺得最重要的是他有沒有服用禁藥,只要自己是清白的,就不會與問題;而只要檢驗人員有資質不完善之處,自己即使是破壞樣本容器也是沒有錯的。但很顯然,這個理解是不恰當的,在國際規則中,不光要事實對,還要程序對。

根據新聞報道,事件發生時,孫楊和他的團隊是有向上級領導請示的,也就是說,當時孫楊上級領導的判斷和命令很可能是導致事情走向失控的重要原因。身為運動團隊的管理者,應該對規則有更準確的把握才對。

可能我們覺得世界反興奮劑組織在搞針對,也可能規則和程序上確實有不合理之處,但中國在很多領域,包括體育領域,還不是世界規則的制定者,如果不加強對規則的理解和遵守,對規則太強調自己的理解,與世界組織的理解有太大的出入,最后吃虧的可是我們自己。

打個比方,就好像在中國家長打自己小孩,只要打得不重,是稀疏平常的事。可拿到其他一些國家則會被認為是虐待兒童。而這事如果拿到國際法庭,大概率中國的家長會輸官司。因為國家法庭對規則的理解,跟其他國家更接近。

所以孫楊這件事,我覺得團隊和管理者的責任可能更大。禁賽八年,真的虧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