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天,新冠疫情漸趨穩定,大家的注意力開始被一些其他的新聞所吸引。

例如孫楊被禁賽......

又例如關于外國人申請永久居留......

日前,司法部發布了《外國人永久居留管理條例》(征求意見稿),條例里明確了外國人可以申請中國永久居留資格的一些條件。

大體上說,外國人申請中國永居,無非是幾個途徑。一是經濟上有突出貢獻,類似于投資移民;二是長期在國內工作的高端人才,類似于技術移民;三是家屬團聚。

應該說,這些條件基本上是國際上通行的永久居留途徑,并沒有什么特別之處。而且按道理說,一個國家經濟發達了,外國人才會想來,這也算是中國社會發展的標志之一吧。以前老聽說中國人往外國移民,現在別人想來中國拿“綠卡”,不是好事嗎?你國家不夠好人家還不來呢。

可這個征求意見稿一出臺,就在網絡上引發了激烈的爭論,似乎有點令人始料不及。

支持者認為都2020年了,我們不應該有種族歧視的觀念,中國現在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對外引進一些人才是理所當然的事啊,你們咋乎個啥呢?

至于反對者的意見就五花八門了,有的說要防止外族入侵,保持中華純凈血統;有的拿歐洲的例子說引入太多外國人社會會亂;有的說廣州這么多黑人就等你這個條例了;有的擔心會不會造成資金外逃的漏洞;還有的說國人都還照顧不過來,干嘛要引進一群洋大爺......

當然,有些語不驚人死不休的,還上升到中華民族生死存亡的層次,就未免太過瞎扯了。

但無論如何,這個外國人永居條例,確實引發了很多人的擔心。

雖然我不否認這些擔心里面,有一些歧視的心態,也有一些不理性的情緒,但一個條例能引發如此熱烈爭議,至少說明這些擔心并不是個別現象,值得政策制定部門認真面對。

實際上,撇除了一些極端情緒,我感覺大家真正擔心甚至反感的,并不是外國人來搶中國人飯碗——引進真正的高端人才絕大部分人都是舉雙手同意的。

大家真正擔心和反感的,是這些在中國的外國人會不會得到超國民的待遇的問題。

客觀地說,長久以來,中國對于外國人往往是給予特殊優待的。這一方面是多年來“外交無小事”理念的延續,另一方面恐怕也是對外宣傳工作的需要。

幾十年前,來中國的外國人不多,中國也還沒有在世界獲得普遍的尊重和穩定的地位。所以在那個年代,往往直接將外國人和外交等同起來,把“外交無小事”的理念延續到了日常管理之中。即使是普通的中國人,也不會覺得給外國人特殊禮遇有什么不妥之處。

在改革開放以后,隨著越來越多的外國人進入中國,我們在日常管理中不再那么戰戰兢兢了。但因為改革開放早期,很多外國人都是隨著引進外資、引進技術、學術交流進入中國的,這些人確實是中國當時急需的人才,普遍素質較高,所以往往也受到很多禮遇,國人也不以為怪。

而近年來,隨著中國經濟實力不斷增長,來中國尋找機會的外國人越來越多,國人對世界的認知也越來越多。大家認識到一個國家首先應該保護和善待自己的國民,外國人想來中國沒問題,不應該受歧視,但同樣地也不應該獲得超越國民的特殊待遇。

可是在管理和執行層面,一些以往的習慣做法還在延續,例如外國人丟失的單車瞬間找回還大肆宣傳;甚至在某些領域還有所增強,例如一些大學為了提高留學生率給外國學生過多的優待......

在對待外國人這件事上,很多國人的觀念已經更新,強調平等而不是優待。而管理和實際執行層面還未能跟上這種觀念的更新,自然難免讓人感到擔心。例如外國人要不要遵守一些國內政策?外國人能不能突破限購隨便買房?外國人子女是不是會獲得入學優惠?等等等等。

這些問題都需要政策制定者明確回應,而不是僅僅以“非理性”、“情緒化”、“歧視”來否定這些質疑。

從傳統來看,中國人普遍抱有強烈的平權意識,所謂“不患貧而患不均”,雖然這種平權意識往往不自覺會淪為平均主義,但對于公平的追求,依然是國人觀念中寶貴的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