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應新型肺炎在武漢爆發蔓延至全國,廣東省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辦公室1月26日發布通告,決定在廣東省公共場所實施佩戴口罩的控制措施:進入各公共場必須佩戴口罩,否則將會被禁止進入甚至被處罰

該通告自26日起施行,終止日期另行通告。

雖然我們相信,這個措施會大大有利于控制病毒的傳播。但有很多網友卻表示,不是不想戴,而是我太南了啊!

悖論一:不戴口罩不能出街,但不出街又買不到口罩

假期前,武漢的專家還在說此次病毒傳染力不強,讓本想買口罩預防的武漢市民放松警惕;

廣東人的悖論:不戴口罩不能出街,但不出街又買不到口罩-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除夕時,成龍大哥還在央視春晚中慷慨激昂唱“問我國家哪像染病”;

廣東人的悖論:不戴口罩不能出街,但不出街又買不到口罩-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大家都準備在一片歡樂祥和的氣氛中過年。

廣東人的悖論:不戴口罩不能出街,但不出街又買不到口罩-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但疫情猝不及防地來了,包括武漢在內的湖北多個城市先后宣布封城,然后一系列的措施接連出臺,而后廣東更是發布通告要求戴口罩,令人措手不及。

現實情況是,一般家庭很少備有口罩,而且口罩是有保用期的,所以沒人會存起來,于是就出現第一個悖論沒戴口罩就不能出街,不出街買就買不到口罩。

廣東人的悖論:不戴口罩不能出街,但不出街又買不到口罩-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羊城網 微博上網友的評論

恰逢過年期間,絕大部分的工場停工,口罩存貨不足,電商店鋪很多都已休假,而物流快遞又極其緩慢,網購口罩遠水救不了近火。

廣東人的悖論:不戴口罩不能出街,但不出街又買不到口罩-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悖論二:不戴口罩不能出街,但出街也難買口罩

最近在微信群流傳得最多的段子就是:戴著口罩去買口罩,沒買到又損失了一個口罩。

各大藥房的口罩斷貨,連醫院也采購不足,向民間請求捐助。各地的口罩數量吃緊,電商平臺不斷的補貨速度仍不及公眾的搶購速度,剛補的貨就會被秒殺。

廣東人的悖論:不戴口罩不能出街,但不出街又買不到口罩-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廣東人的悖論:不戴口罩不能出街,但不出街又買不到口罩-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若是你出門戴著N95口罩,還會引來旁人羨慕的目光:“你這口罩哪里買的?”

廣東人的悖論:不戴口罩不能出街,但不出街又買不到口罩-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于是,在口罩嚴重短缺的情況下,不少廣東的人民群眾為了應對此項規定,只好積極發揮其自主能動性,各種自制口罩出爐,至于防護效果就……

廣東人的悖論:不戴口罩不能出街,但不出街又買不到口罩-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最新型全方位保護

廣東人的悖論:不戴口罩不能出街,但不出街又買不到口罩-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升級版全方位保護

廣東人的悖論:不戴口罩不能出街,但不出街又買不到口罩-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江門人很相信新會陳皮的功效

廣東人的悖論:不戴口罩不能出街,但不出街又買不到口罩-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梅州人也用碌柚皮研制出了新型口罩……

悖論三:口罩本身就供不應求,但又規定不能漲價

根據工信部的表示,目前全國一天的口罩一般產量只有800多萬只,即使達到最大的產能也只能生產出2000多萬只。單單廣州的常住人口就有近2000萬人,假如廣州每人每天用一個就足夠消耗完畢。

廣東省市場監管局21日通報中,為保障新型冠狀病毒感染引發的肺炎相關防控醫藥產品的價格穩定,目前廣東已全面開展巡查、檢查和提醒告誡,要求零售藥店明碼標價,不跟風漲價

一方面貨源本身就很緊缺,連本身有穩定供應商的醫院都在呼吁民眾捐助口罩,但另一方面藥店又被模棱兩可地要求不漲價,即“跟風漲價”或者“哄抬物價”,這個沒有限定標準,多少才算哄抬物價、多少才算合理漲價呢?

廣東人的悖論:不戴口罩不能出街,但不出街又買不到口罩-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處于春節期間,藥店員工工資是按平時五倍計算,加上物流成本高,貨源極其緊張,漲價是必然的。

但在這種難以揣摩怎樣才算哄抬物價,需要小心翼翼防止過線的情況下,藥店為了自保很可能意思意思賣一些庫存,賣完就算,或是干脆關門停業。

廣東人的悖論:不戴口罩不能出街,但不出街又買不到口罩-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廣東人的悖論:不戴口罩不能出街,但不出街又買不到口罩-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據了解,有部分藥店就算拿到口罩的貨源也不愿在藥店公開出售,而是寧愿轉手給附近的士多或微商提價出售,以填補春節期間的運營成本。

既然對民眾提出要求,就必須幫助他們解決問題

十九大報告提出,要建設人民滿意的服務型政府。

什么是服務型政府呢?就是不能只給民眾提在公共場所戴口罩的要求,而不給民眾解決買不到口罩的問題。

廣東人的悖論:不戴口罩不能出街,但不出街又買不到口罩-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首先,發揮市場作用

當需求遠大于供給的時候,還要求按原價銷售是不可能和不合理的,得到的結果只會是買不到,或者令商品流入黑市銷售。這種情況在歷史上被驗證過無數次。

放開口罩和消毒用品的價格,有利于刺激生產廠家、銷售商,生產銷售商品。

廣東人的悖論:不戴口罩不能出街,但不出街又買不到口罩-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市場這只無形的手會調節供需關系。當價格放開,商家有利可圖,自然會增加供給,增加供給之后,價格自然下跌,那囤積的人自然也會趕緊散貨,從而打破惡性循環而進入良性循環。

所以一味地嚴控價格或者模棱兩可地“可漲價”都是不可行的。

其次,限價不如限購

要求民眾不亂扔垃圾,那附近必須配置垃圾桶;要求民眾不亂穿馬路,附近必須有斑馬線或人行天橋。同樣,要求民眾進入公共場所要戴口罩,是不是也能在附近臨時提供符合要求的口罩銷售或領取呢?

隔壁的澳門不但防疫政策具前瞻性,連應用物資亦照顧周全。口罩由政府采購,并經五十六間衛生局協議藥房讓澳門人限購。衛生局將會抽查口罩,并要求藥房在出售口罩前作最后把關,確保市民購買到合乎質量的口罩。

廣東各大城市也可以效仿,購買者每次必須登記身份證,并且在一定時間內限制購買數量,通過限購可以減少囤積口罩的可能性,增加囤積成本,防止某些人高價轉賣盈利,讓更多有需要的人買到。

廣東人的悖論:不戴口罩不能出街,但不出街又買不到口罩-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圖源網絡

最后,關注一些被忽視的群體,給予弱者救濟。

最近還流傳一個視頻,廣州本地一位老人在公交車上未戴口罩,其他乘客都有意見,司機打電話報警,但是老人家辯稱根本買不到口罩。

對于年輕人來說,除了實體藥店還可以通過各種電商、線上平臺、代購等渠道買口罩,但困難群體、孤寡老人這類弱勢群體又怎么辦?老人家實在買不到口罩,真的就不能出門了嗎?

建議對年紀大、信息接收慢,但又有出門需求的長者,由各街道居委會出動,免費或按成本提供一定數量的口罩。

廣東人的悖論:不戴口罩不能出街,但不出街又買不到口罩-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我們的心聲

要求大家戴口罩去公共場所,而不是封禁門店,關停生意,這是既考慮防疫,又顧及民生的務實做法。在此疫情下,也能給予社會大眾更多的安全感。

我們不能只提嚴格要求而不提解決辦法,況且對于出門不戴口罩的市民,防控辦作為一個臨時機構恐怕也無權處罰,何況通告也未講明怎么罰,到最后又落得一紙空文。

廣東人向來就有敢為天下之先的傳統,我們希望廣東政府各部門能夠聽取民意,與民眾一起同心抗疫,并透過處理這次危機革新思維,真正成為十九大要求的服務型政府。

另外,自新型肺炎疫情爆發以來,羊城網在新浪微博上滾動發布關于“廣東人在疫情下如何過春節“的各方面信息,歡迎大家關注@羊城網,一起討論互動,表達我們群眾的心聲。

也歡迎各位自己友在評論區留言,分享購買口罩的過程和困難,或提出一些想法建議

廣東人的悖論:不戴口罩不能出街,但不出街又買不到口罩-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廣東